vr分分彩 > 人群养生 >

北京大道堂四小时收入逾20万 曝光后仍有人买药

2018-08-05 20:29

  我们知道中医看病从扁鹊开始就讲究望闻问切,为的是更准确、更全面地了解他要看的这个病人。但是到了现在却出现了这么一个神人,望闻问切里边的后三项他全都省了,就剩下这一“望”,一抬头一看,甚至不用看本人,看看照片方子就能开出来了。那这样的一个人,到底他是真的神医呢,还是另外一个张悟本?

  在大道养生堂的正门口,可以发现平时里门庭若市的养生堂门窗紧锁,刚才我绕到这栋楼的后面去的时候,发现有一些灯光还亮着,偶尔会有一两个人前来尝试着拉开已经紧锁的大门。

  今天,被曝光的北京大道养生堂尽管已经关门,但还是不断地有患者前来。然而,他们急切的要寻找的那个神医刘逢军到底是个什么人呢?这是几天前记者在北京大道堂中医养生研究院看到的场景,工作人员说,一个上午就有400多人前来咨询,他们都是冲着院长刘逢军来的。而记者一进大道堂,就从大厅循环播放的录音广播中,首先见证了刘院长的神奇。

  当把这2000斤鱼放进湖里,它们不愿意离去,就给我们叩首,2000斤鱼在水里叩首,这是一个什么状态呢?

  刘逢军的神奇不仅仅表现在用冰棍治癌症,还有他的问诊方式。在咨询室记者发现,患者刚一落座,刘逢军一句话都没问,一抬眼、一低头之间,药方就已经开好了。

  在刘逢军自己的书中他对望诊这样解释:三个小时望诊254人,一位西医教授很惊讶,她问我靠什么手段。我说,靠《易经》高度的哲学抽象法和全息论。更让人惊讶的是,这《易经》全息望诊不但神速,而且还可以隔空,即使患者人不在场,刘逢军也可以通过照片望诊。

  不但对顾客身体状况一望便知,大道堂自制的所谓食疗产品养生宝,更是可以调理百病,从一宝到八宝,以及元气宝,大道堂自制九种食疗养生品,不管什么病都是吃这几宝。再看看价格,一盒大道养生宝22元,一个患者一般一天就要吃上一盒。在记者暗访的这个上午有400多个人挂号,每人挂号费31元,每人购买养生宝少则几百,多则上千,按人均花费500元,4个小时大道堂收入可能要超过20万。

  查阅神医刘逢军的简历,42岁之前在部队,没有任何和医学相关的记录。但刘逢军在书中却声称,他在退伍后曾被聘任为北京光明中医学院养生系主任和教授。

  它(光明函授大学)只是一个民办性质的,根本没有资格来评职称,什么教授、副教授,连助教都没有资格(评),它还有哪来的教授呢?不可能的。

  刘逢军在书中还称,他是卫生部养生师专家委员会副主任委员,经调查,卫生部根本没有这个专家委员会。这就是记者了解到的,北京大道堂中医养生研究院院长刘逢军,他会是神医吗?是不是又是一个张悟本的翻版?

  从昨天的节目暴露出来的问题,我们初步看,里面还是有涉嫌到诊断治疗的问题,如果涉嫌到非法行医的话,我们将严肃彻底处理。

  刘逢军和张悟本,他们俩基本上是如出一辙,那为什么在张悟本现象刚过去没多久,然后就出现刘逢军,你怎么看这个现象?

  第三,正规军进入得不够,我们的医生有资质的人做这种医学科普现在开始了。像今年在武警总医院就召开了全国医学界的科普大会,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,但是现在还不够;

  第四,监管有漏洞,甚至相关的法律怎么去界定它都很难,各个部分踢皮球。卫生这块说他弄的是食品,然后食品那块说他弄的是卫生,这是看病,踢来踢去,因此就让他在夹缝中越活越好。

  刚才我们在短片里面看到,这位刘逢军他在看病的时候也不说话,也不诊断,一抬头、一低头之间方子就开出来了,这种看病到底能够起到什么样的效果,接下来我们不妨听一位业内的专家,他是怎么说的。

  中医的看病,看病的过程应该是个很复杂的过程,而绝不是说稍微看一下,或者说不求甚解,或者说从某一个方面去做出一个诊断,这是很轻率的。全息论是有,《易经》那些抽象法也是有,但是它不等于医学。用于医学,它必须是按照医学的原理,进行吸收、进行改造,这都是可以的。如果说你用一个外来的什么理论来指导医学,或者说它就是医学,那肯定没有这种说法。作为给病人看病,不见到病人,单凭一张照片就看,这确实太抽象了,太不可思议了。

  我们再来看他的这个药,你说它是药吧,他说他这是中草药做成的食品,而且上面也有卫生许可证,一切看起来都是很正常的。我们能说它这个玩意儿什么呢?

  但是你请注意,刚才大家看到短片里那个细节没有。问你干嘛来了?我来买药。对于患者和到他这儿来的人,不管你怎么去跟我解释,他牢牢地看成这是药,这是自己治病,没听过谁没病去找刘逢军的。

  但是他的确要规避风险,现在卫生部门也只能说他涉嫌非法行医。但是他强调了这块还有一个公告合同书,多聪明啊,每一个患者要签,上面还一定要强调的是,您要是看病去找医院、找医生去,我这不是,这只是食品。但是这上面没有食品许可证,只有它的所谓的卫生许可证,但是没有食品生产的许可证,相关部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,不可能给他许可证。

  你看,刚才短片里面还有一位阿姨,已经关了她还去买药。那是不是说明所谓的药也好,食品也好,对于有些人的确是有效果的,所以他们才这么信?

  它上面说的是,又可以当药材的,又可以当食品的东西,你比如说枸杞、白果等等。然后,到底这一二三四五六七八宝有什么区别,还是一回事,这是第一个。

  第二,这东西吃完了肯定没坏处,现在这倒是更狡猾的一种包装,就是吃不坏你,但是很多人会觉得有效果,您别忘了,我觉得是他本身,咱们说不出来,咱们不是检疫的。但是您换过来说,他规定您晚上得21点睡觉,早晨5点起床,在吃我这个药期间。我猜想身体不太舒服的人,如果都能规规矩矩的每天晚上9点睡觉,早上5点起床也有效,您不吃这个也许也有效。更何况有的时候还有一种心理的作用,这种心理的作用说,我遇到神医了,我运气蛮好。所以我刚才说了,中国好像永远不缺求神医的这个基础。

  但是我们站在寻医问药这方面具体的需要看看,也许他宁信其有,因为上面就像你说,无害,他抱着侥幸心理,也许吃了对我好。

  我刚才说了,它是多方面形成的一种作用,包括心理暗示等等。所以刚才一开始我说了,从张悟本到刘逢军,将来可能还会有。这四条里头有三条都很难变。

  第三,比如说,我们真正能够指望的是什么?正规军赶紧多做医学普及工作,医生更多的站出来。但是更重要的是相关的监管。比如涉及到这个的时候,今天我们采访了司法界的人,大家也都有点犹豫,不确定。你比如说,他编造了自己的履历,那么这算不算诈骗罪呢?他是不是用编造的履历为自己谋取了钱财呢?有人认为应该属于,但是也有人认为不属于,可能只是一个欺骗。到底怎么去界定呢?

  还有,这样的事实是不是又应该界定为就是非法行医,否则那么多人去买药,都是去看病。他虽然说我这儿不看病,但是在他的书里写的全是病他怎么给治好的。难道我们监管部门就只能是,我没有相关的武器,我就不能修理他。这样的话,将来这样的人还会更多,还会有。

  所以说这个问题得一分为二地看,公众也有公众的问题,要加紧普及一些医学的最基本的常识。但是另外一方面,我们必须得说这个问题,有关方面是不是也应当加强监管和整治呢?

  今天,在北京奥体中心西南门,曾经大名鼎鼎的悟本堂早已不见了踪影,拆除后的空地上也早已看不出过去人来人往的痕迹。

  今天,同样是在北京,距离悟本堂不到9公里的西城区,这个名叫“大道养生堂中医养生院”的两层建筑,也引起了我们的某种联想。

  下午两点半,记者首先来到奥体中心的悟本堂,之前的红色门脸已经全部拆除,两扇玻璃已被白纸封住。门上除了贴出了上“暂停营业”的告示之外……

  悟本堂、大道养生堂,名医张悟本,院长刘逢军,一个鼓吹食疗治病,一个强调养生调理,都有相关的作品,都有虚假的经历,这样的对比也让人心生怀疑,他们之间到底有多少的相似性呢?

  从2001年开始注册经营,到今天门庭若市的场景,刘逢军和他的大道堂,显然比张悟本和他的悟本堂更有历史。

  这是2006年《中国青年报》记者暗访后采写的一篇文章,当时文章里就提到:这里养生“咨询”费用比正规医院挂号看病还要贵,301元咨询3分钟,31元咨询30秒。

  在当时大道堂的网站上,企业概况一栏还有如下说法:“2004年起,大道堂先后组织全国培训班四期,培训近两千人次——国内30个省市相继建立近300个大道养生堂,数以十万计的人经非医疗养生调理而受益。”

  怀疑似乎早已有之,但是经营已经十年,正式的注册证书以及大厅内显眼处来自多家媒体上刊载的报道文章,又让很多消费者不敢怀疑。

  卫生部今天举行了一个发布会,邀请众多的国内权威健康专家,对于目前社会上流行的绿豆可以治百病,喝酸奶将会阻塞血管,高血压……

  今年5月底,就在张悟本和他的悟本堂被关注的同时,6月4日,《中国经营报》的记者来到大道堂进行采访,发现这里的经营完全没有受到影响。

  当时的情况仍然是人很热闹,我在门口采访过几位到那里就医的人,我发现由于张悟本的这个事情被戳穿之后,大家对食疗已经有了怀疑,但是大家一是带的钱也不多,试一试看。第二就是,在他那儿亲戚朋友鼓励这帮人去看,怂恿这帮人去看。

  想见刘逢军可并不容易,不但要提前一周电话预约,而且必须用自己的二代身份证做个人信息登记。同时,还要签上一份公告合同书。

  大道堂的大厅中还竖了一个公告牌,上面写着“本院不是医疗机构”。虽然大道堂声称不看病,可是大厅内这些挂了刘逢军号的人,几乎都是抱着看病的目的来的。

  虽然仍是人来人往,但是这块在去年年底才突然立起的公告牌,还是让人联想到了另一位养生大师张悟本。如今悟本堂已经倒下,很多人没有想到,仅仅几个月,又一个刘逢军出现。今天,有媒体以“超级版张悟本现身大道堂”为标题,关注着刘逢军,而刘逢军也在关注着自己的未来。在大道养生堂的网站上,11月12日,刘逢军更名为刘承恩的消息挂在了上面,而更名的原因是为了使中医养生事业发扬光大、万古流长。

  看完张悟本还有刘逢军就感觉到,相关部门比较被动,总是被媒体揭发出来一个以后,然后它们再介入。为什么不可以说发现处理了一个张悟本,刘逢军就可以受到影响,那多好?

  是,大家是这么期待的。但首先,刚才不也说了吗,现在神医真的越来越聪明了。你仔细想一想,神医只有把自己弄得越发神的时候,很多的人才更愿意信,这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。

  更主要的一个方面是,当他把自己弄得这么神的时候还规避了很多风险。开头你说了中医要望、闻、问、切,这位院长为什么把后三条省了呢?他如果这三条不省,就被人抓到了他非法行医之实。对吗?您一闻了,一问了,一切了,您这就是行医了,所以要抓你的证据很容易了。但是人家就望一眼,你还不能说他在看病,他起码在口实上说,我只是调养养生。你看一举两得,又把自己包装得非常神,另一方面又规避了风险。

  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我觉得不能是我们不作为,或者是有关部门难作为的全部解释。因为这件事情在几年前媒体多次报道过,强烈的质疑过。就像举报一样,媒体已经尽了它的这种职责了,但是为什么依然人家仍然逍遥闹市当中呢?

  所以他现在就是在钻这样的一个漏洞。我觉得有关部门不能被动的,甚至刚才说的“难作为”。你要去研究对策,我们要寻找这种(证据),你比如就像患者接受采访时说的,“没病谁来啊”,那当然是在看病了等等。那其实已经形成了事实上的涉嫌非法行医。或者说,他有很多地方都是有明显问题的,我们为什么不能更积极的作为呢?在这样的机构,其实涉及到很多方面,他要注册、经营,在这个过程当中我们怎么就一关又一关全部都通过了呢?